广州起义:血荐轩辕开天地之感怀篇
文章来源: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发表时间:2007-01-27 16:05:00阅读次数: 字号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广州起义:血荐轩辕开天地之感怀篇

转载羊城晚报2006-4-2815:54:01 

小小白花慰藉青冢英魂

定一天为阵亡烈士纪念日

    家住越秀南路的刘晓星自小就在爸妈的带领下,常到广州起义烈士陵园缅怀先烈,现在还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书的她,牵挂广州起义的烈士——

    因为家住附近,烈士陵园成为我童年和少年时期周末的去处。那时正门广场上有一大片美人蕉,微风拂过,火红的花朵迎风招展,就像熊熊燃烧的烈焰。爸爸说,这寓意革命的火种生生不息,绵延不绝。我至今仍记得五岁那年清明,爸爸妈妈教我扎了三朵小白花,冒着霏霏细雨,牵着我的手,拾级而上,把小花放在烈士墓前。那时墓前已经摆满了花圈,小白花显得格外不起眼。爸爸妈妈告诉我:“只要放上小白花,先烈们会知道我们没有忘记他们,这就够了。”从此,烈士陵园便见证了我的成长。七岁,我在烈士墓前戴上红领巾。十五岁,我在烈士墓前别上团徽。随着知识的不断增加,我开始了解那段变乱纷飞、烽火连天的开国血史。当读到革命先烈们在民族危亡之际不顾个人安危,前赴后继,碧血横飞的英勇壮举时,我难掩心潮澎湃。当听到陈铁军、周文雍那段最绚丽、最悲壮的婚礼故事时,我不禁热泪盈眶。每年清明,我扫墓时,都会扎上一朵小白花,放在花圈旁边,告慰英灵。

    孔子曾经说:“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写到此处,我忽然想,对于这不可忘却的纪念,除了清明时自发的缅怀活动,我们是否需要一个阵亡将士纪念日,在每年的这个日子为他们举行一个隆重仪式。

 

让千纸鹤带去对烈士的追思。

在烈士面前宣誓给孩子讲述英烈故事。

 

    烈士陵园二十年来变化大

    王分田是湖南祁东人。在烈士陵园后门溜冰场旁,记者偶遇这位早在1984年就参观过广州起义烈士陵园的农民,“21年来,我看着烈士陵园发生大变化!”

    王分田识字不多,但提起烈士陵园就来劲:“1984年,我第一次出门打工就在广州的六二三路。我就到广州起义烈士陵园转转,当时觉得建得挺严肃,挺好的,参观的人特别多。”

王分田第二次参观是在1996年,他说,走进大门就发现地面整洁很多,周围的树长高了,走到烈士纪念碑前,有种本能的肃穆。

    2002年第三次到烈士陵园参观对王分田来说印象最深。“我走进陵园,发现很多地方都已经铺上了花岗岩地板,地面十分整洁。看得出,广州花了不少的钱来维修烈士陵园。”

    上个月,王分田应聘到烈士陵园看管溜冰场,“今年到烈士陵园参观的人特别多。”王分田说,按常理,给烈士献花是在清明前后,但他一个月来天天看见人们络绎不绝地赶到烈士陵园献花。他说,自己来自农村,看到的草木多了,但还是觉得烈士陵园绿化搞得好,和21年前比,变化太大了。“满山都是花草树木,烈士安葬在这里,一定会安息”!

 

    烈士陵园是一个心灵驿站

    华南师范大学计算机专业的邝嘉说起陵园滔滔不绝:回想中学时代,我每天都骑着脚踏车来往于繁华的中山二路。留存于我脑海之中的陵园景象只有两种:一种是旭日中的红陵,另一种是皓月下的幽园。

    烈士陵园对于我不仅仅是纪念烈士的建筑,它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成为了我永远的心灵驿站!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