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起义 张太雷:激情西瓜园 血洒惠爱路
文章来源: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发表时间:2007-01-27 16:15:00阅读次数: 字号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广州起义 张太雷:激情西瓜园血洒惠爱路

转载2005-04-06 15:08:44广州日报

    2005年4月的广州,陵园西路上又见红棉吐艳。花飞花落处,正是当年广州起义众英烈埋骨地———广州起义烈士陵园。

    回想当年起义失败后,虽然珠江里漂着尸体,城外也有抛骨,红花岗却是国民党收埋革命者遗体的最主要地点,一时间碧血染芳草。据目击者称,只见马车和手推车把摞了几层的尸体运到红花岗一大坑中掩埋。

    广州起义20多年后,广州解放了。当时南下担任首届广州市长的叶剑英,在建国后百废待兴之际,还特别去红花岗凭吊当年牺牲的战友。后来,他和陶铸等同志一起把那里定为“烈士陵园”。从此,红花岗与那场轰轰烈烈的起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今日,后人追忆当年壮举,差不多都要到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寄托哀思。前望中山路上车水马龙,追思芳草墓中碧血忠魂,仰望手握钢枪的纪念碑,一草一木无不在告诉后人:勿忘“张太雷”、“叶剑英”这一个个不朽的名字;勿忘继承革命先烈的遗志……

    陵园简介

    广州起义烈士陵园位于广州中山三路较场北面的红花岗,建于1954年,以纪念1927年12月广州起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陵园总面积18万平方米,分陵区和园区两部分。陵区有正门门楼、陵墓大道、广州起义纪念碑、广州公社烈士墓、叶剑英元帅墓、英雄广场等。

    正门门座石壁镌刻着周恩来手书的“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八字。陵墓大道宽阔笔直,墓道的北端是广州起义纪念碑。纪念碑正面镌刻着邓小平手书的漆金碑名,碑四周刻有广州起义战斗场面的浮雕。园区内“血祭轩辕亭”、“中朝人民血谊亭”等散落绿树红花之中,晨观旭日于烈士墓包处喷薄而出,异常瑰丽,因而“红陵旭日”曾是“羊城八景”之一。

    起义领导人惨遭反共便衣冷枪

    追念起广州起义的烈士时,人们第一个提起的是当时的中共广东省委书记、领导暴动的三人革命委员会核心成员张太雷。

    敌我难分靠红旗红带子识别

    张太雷牺牲于1927年12月12日下午2时,地点在西瓜园(广州日报社现址)至公安局之间的惠爱西路(现中山六路)西园酒家附近。张太雷牺牲的时候,与他同车的德国人纽曼是唯一的幸存者。据他跑回来后向中国同志述说的情形和广州苏维埃政府的其他负责人了解,遇敌袭击的情况大致如下:西瓜园大会结束后,已是下午两点多钟。发表完激情演说的张太雷和纽曼、司机、卫士共4个人上了一辆敞篷汽车,向设在原公安局内的广州苏维埃政府驶去,还准备到附近的观音山阵地巡视一番。当时参加起义的单位很多,特别是工人赤卫队的组织工作很差,时常分辨不出敌我,一再出现开枪误伤,只有靠脖子上的红带子和车子上的红旗来区别。

    突然遇袭警卫枪还未出套

    汽车离开西瓜园不远,行驶至惠爱西路,前面的街上突然出现了一群身着便装却拿长短枪的人,远远的也看不清他们脖子上到底扎没扎红领带。当时在市内经常有穿便装的赤卫队员拿着武器巡逻,张太雷和纽曼以为这也是工人队伍。张太雷的卫士是临时找来的,没有什么警卫工作经验的他坐在司机身边,对前面的人也未在意,手枪还装在枪套里,没有按照临战要求紧握在手。迎面过来的这批人看见插着红旗的汽车,一声呼啸,马上散到路边举起枪来。原来,他们是一伙反共的武装便衣。后来,有消息证实,这伙人正是广州机器工会“体育队”中的敢死队,当时潜入市区就是要进行袭扰。他们见到插着红旗的小汽车,认定是共产党的重要人物,于是立即开枪射击。

    司机急刹车反被敌人火力封锁

    看见前面的人群散到路旁并举枪,司机立刻感到大势不好,马上紧急刹车。其实这恰恰是一种糟糕的办法。根据国际上反行刺的经验,行驶中的汽车如果遇到迎面的开枪袭击,最好的办法是开足马力猛冲过去,停车等于将自己静止地暴露在行刺者的火力封锁之下。可是那个时候的中国红色工人哪里懂得这些呢?后座上的张太雷和前座上的卫士同时发现了险情,马上拔枪。可是这时对方的枪已经响了。张太雷顿时身中3弹,其中一弹命中了心窝,立即倒在车内。卫士未来得及举枪射击,也当场中弹身亡。司机待停车后拔出枪时,未来得及还击也牺牲了。那个纽曼可能经过了德国工人起义时4年的汉堡巷战,多少有一点在汽车上防行刺的经验,敌人开枪时缩身躲在后座里。枪声过后,他一下子跳下车飞跑而去,结果毫发未伤。

    张太雷遗体至今不知所终

    张太雷同志的遗体,据说是运回了公安局,可是显然是未来得及处理。在起义接近失败的混乱中,可能也难以顾及此事。据当时呆在公安局内的苏维埃政府的黄平回忆,他并未见到张太雷同志的尸体,只是傍晚时分有一个赤卫队员跑来报告说:“张太雷同志被乱枪打死了。”随后,又将从张太雷遗体上找到的一个金链挂表交给了他。中国共产党领导广州起义的先烈张太雷同志的埋骨之处,迄今一直无人知晓。当时的党内同志在撤退前未来得及将他安葬,国民党军入城后对烈士遗体也是随意堆在车上拉走,或草草埋于红花岗等荒地,或投入珠江。然而墓与不墓,无碍英魂所寄,张太雷的形象和功绩已经载入中国革命的史册,长存天地之间。

    谁是党员?看他肩上扛几支枪

    广州起义惨烈悲壮,但广州起义前,南下准备起义的部队就经受了不少困难的考验。在第四军教导团准备南下参加起义的途中,除了长途行军的疲劳之外,正常供应也保障不了。队伍又疲劳又饿,还要担心掉队后遭到土匪和不明真相的暴动农民的袭击。在这种情况下,党组织要求党团员帮助非党同志扛枪,因此,行军中党员肩上常常扛着几支枪。

    干革命不能光嘴巴能讲

    困难重重,教导团的不少同学沮丧不堪,情绪又消沉。当教导团行军遇到严重考验的时候,兼任团长的第四军参谋长叶剑英在队伍里出现了,并留下来始终跟着大家一同走。他身体健壮,精神很好,佩着武装带、骑着马在队伍前后来回跑,招呼大家不要掉队,看到走不动的同学,就把马让给他骑。走了一天后,同学们个个累得直喘,同样与大家一起步行的叶剑英却仍然精神饱满。到了宿营地,叶剑英集合队伍,毫不客气地批评说:“从两条腿就可以看出你们的出身。现在该有体会了吧?你们这些青年学生,嘴巴都很能讲,可是爬山就没那么神气了。干革命可不是简单的事啊,大家要咬紧牙关好好锻炼……”

    党员团员要给非党同志扛枪

    在行军开始后部队思想波动的情况下,共产党秘密支部负责人召开会议,要求加强领导并带动非党群众坚持行军。“党团员在行军中要起模范带头作用,帮助非党同志扛枪”,这一口号马上秘密传达到每个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在后来的红军、八路军、解放军的行军队伍中,这成为一种传统作风,人们常说,“想知道谁是党员,就看他肩上扛几支枪”。教导团内的共产党员此时还是秘密的,在艰苦行军中出面帮助非党群众扛枪背包,自然在班里、排里大大提高了自己的威信,在精神上成为凝聚同志们的核心。有了团长叶剑英的严格要求和督促,有了全团的党团员的带头作用,几乎清一色小知识分子出身的教导团学员终于把艰苦的行军坚持了下来。

    亚洲第一个城市工农民主政权

    1927年发生的广州起义,被聂荣臻元帅称为“广州的‘巴黎公社’”。目前,也有党史研究者称,广州起义是中国革命第一次在大城市建立苏维埃政权,是中国共产党工农武装夺取政权的一次伟大尝试,“在中国革命中地位十分重要”。回想当年,正当国共合作掀起中国第一次大革命高潮,但国民党右派公开背叛革命,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这时迫切需要采取具体的革命行动对抗敌人的屠刀,以此打击敌人,激励群众。于是,党组织在广州发动起义,这好比在华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敌人的神经中枢直插一刀,并建立了广州工农民主政权———广州苏维埃政府。广州起义明确提出起义的目标就是消灭反动派,建立苏维埃,这是全中国以及全亚洲第一次的伟大尝试:用被剥削者的政权代替剥削者的政权,是一个全新的革命政权。有学者分析,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独立领导、在世界东方的大城市中第一次出现的工农民主政权。这个政权第一次出现工农红军,这支工农红军改用斧头镰刀为标志的红旗,完全区别于过去的国民党军队,保证了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一支全新的无产阶级军队,完全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代表了革命人民的强烈愿望。有党史研究学者认为,广州起义从一个侧面再次证明,当时的中国革命必须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因此,广州起义虽然失败,但却是一次有价值的失败。因为由此引起的思考具有深远的意义,为以后中国革命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为日后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