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起义
文章来源: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发表时间:2007-01-27 15:56:00阅读次数: 字号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广州起义

  转载《广州英烈网》

 

    为了贯彻“八·七”会议精神,挽救大革命的成果,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1927年12月11日,广州工人、农民、士兵和群众,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发动广州起义,成立广州苏维埃政府。由于敌我力量悬殊,13日起义失败。这次起义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注:“八·七”会议是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中央紧急会议,批判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的错误,总结大革命失败的教训。)

    民国16(1927)412日,蒋介石公开背叛革命,北伐战争夭折,民主革命转入低潮。面对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政策,中国共产党唯一的选择,就是高举革命旗帜,进行武装抵抗。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秋收起义,开辟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正确道路。接着,中国共产党又发动了广州起义。1117日,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第四军与李济深的第八路军,为争夺广东地盘爆发战争。张发奎军的主力第十二、二十六师进驻肇庆、德庆,以对付李济深指挥的桂军黄绍竑部;教导第一师进驻江门;第二十五师驻守惠州、石龙。广州市内兵力空虚,仅有第四军军部、教导团、警卫团,新编第二师第三团和担任训练任务的炮兵团,第五军一部和警察武装,共约3000人。其中第四军教导团战斗力较强,担任武汉国民政府第二方面军第四军参谋长的叶剑英曾兼任教导团团长,该团实际上是共产党掌握的武装力量。

   119日,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太雷在上海出席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会后研究了广州起义计划。26日,张太雷回到广州,主持召开广东省委部分常委和共产 国际代表诺伊曼(HeingNeumann)参加的会议,决定在广州组织武装起义,夺取广州政权。28日,发出《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号召暴动宣言》,并将发动广州暴动计划报中共中央。随后,正式成立以张太雷、黄平、周文雍为委员的革命军事委员会和起义军总指挥部、参谋部,张太雷任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叶挺(原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副军长兼第二十四师师长)、叶剑英任正、副总指挥,徐光英任参谋长。

   总指挥部成立后,做了以下准备工作:()组织动员军队。教导团原有共产党员200余名,警卫团第一、三营也有共产党员,各营、连党组织积极发展党员,仅教导团就发展新党员120余名;不少连队成立“工农兵革命同志会”、“士兵训练委员会”,对士兵进行政治教育和攻城训练,以适应城市武装起义的需要。()编组工人赤卫队。为适应起义的需要,成立广州工人赤卫队总指挥部,周文雍任总指挥;全市赤卫队员2000余名,共编成7个联队和1个敢死队,总指挥部向每个联队派出军官担任联队长或参谋长。()赶制武器。从香港五金工会和广州汽车、海员工会抽调6名共产党员,在市郊北区创办军工厂,制造手榴弹;利用国民党控制的石井广东兵工总厂,为起义军生产1000多支标枪。()发动农民。中共广东省委和广州市委一面通知各地组织动员农民武装;一面派黄谦、赵自选、吴勤、阮啸仙、潘兆銮、周其鉴等分别到市郊和西江、北江组织农民武装,配合广州起义。

   125日,中共中央批复广东省委同意广州暴动计划。中共广东省委革命军事委员会于7日在越华路一家剧院内召开工农兵代表会,选出16人,组成工农兵执行委员会,并确定12日晚起义。正当准备工作紧张进行时,中共广东省委发现汪精卫已获悉广州准备起义,且电告张发奎迅速解散教导团,驱除工人赤卫队;中共设在小北直街的武器转交站被敌侦破;张发奎调部队赶回广州;公安局于10日宣布对广州实行戒严。形势十分危急,中共广东省委决定提前到11日起义,并报告中共中央。

  起义前夕,叶挺由香港赶到广州。他在永汉中路(现北京路)禺山市场的一个杂货店内,主持召开作战会议,决定以突然袭击手段,攻占各重要目标:教导团第一营和工人赤卫队第一联队进攻维新路(现起义路)市公安局;教导团第二营(欠第六连)和炮兵连进攻沙河、燕塘;教导团第六连和赤卫队第二联队攻夺广九火车站;教导团第三营和警卫团、赤卫队第五联队各一部进攻观音山;赤卫队第三联队进攻西瓜园保安队;赤卫队第四联队进攻大南路警察署;赤卫队第六联队进攻芳村警察署。

   11日凌晨2时,张太雷、叶挺、徐光英、周文雍、恽代英等来到北较场四标营教导团驻地,举行起义誓师大会。会前,教导团的行动小组处决了顽抗的代理团长朱勉芳,并逮捕15名反动军官(会后处死)。在大会上,张太雷、叶挺作了动员讲话,起义军总指挥部宣读了团、营干部任职命令,任命第一营营长李云鹏为团长,叶镛为第一营营长,赵希杰为第二营营长,饶寿柏为第三营营长。11330分,教导团发射3颗信号弹,全市3000余名革命军和工人武装系红领带,高举红旗,按原定部署,向市区各指定目标发起攻击。教导团分三路出击,东路由叶挺和团长李云鹏率领第二营和炮兵连直奔沙河,首先消灭燕塘步兵团。尔后又奔袭燕塘敌炮兵团;该炮兵团副团长和第八连连长(均是共产党员)率领该团第三营起义,并配合起义军全歼该团500余人,生擒炮兵团长,缴获炮20多门,枪1000余支。

  沙河、燕塘战斗结束后,教导团第五连留守沙河,炮兵连带着缴获的火炮向市区进发,配合教导团第六连和工人赤卫队第二联队一部攻打广九火车站。团长李云鹏率领二营主力向市区黄华路和文德路攻打造币厂和十二师后方留守处之敌。中路由叶镛率领第一营进攻东较场、广九车站和公安局。北路由第三营攻占省长公署和观音山,控制了城北制高点。

  警卫团团长梁秉枢带领第三营进攻肇庆馆第四军司令部和文德路仰忠街的第四军军械库,以及第十二师后方留守处,后由东堤经文德路直插观音山,全歼反对起义的警卫团第一营。此时,教导团第三营一部也赶到观音山,共同控制了这个全城的制高点。

  周文雍带领的赤卫队和敢死队,从龙藏街太邱书院出发,分两路进攻市公安局:一路由四牌楼(现解放中路)向北,经惠爱路(现中山五路),进到维新路北口;一路由四牌楼向南,经惠福路,进到维新路南口,对市公安局形成钳形攻势。此时,埋伏在第一公园(现人民公园)的敢死队,经惠爱路向市公安局连续发起冲击。守军以铁甲车和机关枪阻击,并得到驻维新路的保安队的支援,起义军进攻受阻。在战斗紧急关头,叶剑英率领的教导团第一连赶到维新路,投入战斗,以密集火力压住敌人,炸毁铁甲车。起义军乘势逼近守军。20多名敢死队员搭人梯,爬上围墙,向市公安局院内投掷手榴弹,趁守军混乱之际,跳进院内,从侧后攻击守军。预先打入保安队作内应的士兵,此时也突然向市公安局门口射击,守军被迫后撤。起义军趁势砸开公安局铁栅门,冲进院内。公安局长朱晖日越墙逃跑,保安大队长李作日被击毙,顽抗的守兵被消灭,其余的缴械投降,关押在公安局牢房的800多名共产党员和群众被解救。驻维新路的保安队也全部缴械投降。

  其他工人联队分头攻下了国民党省党部、省长公署、黄沙火车站、邮电局、无线电局和市内各区警察署、保安队驻地等。还打开各监狱,释放被关押的2000多名政治犯。清远县的农军于12日攻占县城,并在源潭附近破坏铁路,阻止国民党军南调。南海农军在大沥等地起义,一部配合第六联队攻占石围塘火车站,控制广三铁路。市郊芳村、花地农军进攻广三车站。西村等地农军协助工人攻击陈家祠的敌军。花县农军在王果强、刘绥华带领下,连夜赶到广州,与工人赤卫队一起攻入省长公署,后转回花县参加破坏铁路、阻敌南运的任务。经过10余小时战斗,除第四军军部、军械库和第十二师后方办事处少数敌人据点仍在顽抗外,珠江以北市区的大部均被起义军占领。

  在广州的苏联、朝鲜、越南的部分革命者也参加了起义。黄埔军校特务营中的150余名朝鲜战士,参加了攻击蟹山炮台战斗,他们用鲜血谱写了国际主义光辉的一页。

   116时,广州苏维埃政府(又称广州公社)在维新路市公安局原址宣告成立,起义军总指挥部也设在这里。当日上午,张太雷主持召开广州苏维埃政府和工农兵执委第一次联席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叶挺、黄平、周文雍、杨殷、恽代英、陈郁及工农兵代表,会后发表了《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宣言》及起义政纲,公布了政府成员名单:政府主席苏兆征(苏在上海,未到职前由张太雷代理),内务兼外交委员黄平,军事委员张太雷,肃反委员杨殷,劳动委员周文雍,土地委员彭湃(彭在海丰,未到职前由赵自选代理),司法委员陈郁,经济委员何来,秘书长恽代英。工农红军总司令叶挺,副总司令叶剑英,总参谋长徐光英。

   11日下午,黄埔军校校长办公厅秘书王侃如得悉广州起义爆发后,率领黄埔军校特务营乘船过江,首先占领黄埔蟹山炮台,尔后向沙河方向前进,于13日晨在沙河瘦狗岭附近与民团激战。战斗中,特务营第二连(连长崔庸健)伤亡100余名。

   11日夜,起义军总指挥部召开会议,分析起义后的军事形势和任务。由于广州周围国民党军太多,正纷纷向广州开进,形势对起义军极为不利。叶挺主张趁敌军主力没有到达广州之前,把革命武装撤至海陆丰,同南昌起义军会合,进行长期的革命斗争。这个正确意见,虽然得到聂荣臻等人的支持,但遭到共产 国际代表诺伊曼的反对。诺伊曼认为起义只能是以城市为中心,而且必须“进攻进攻再进攻”,退却就是“动摇”,力主坚守广州,巩固苏维埃政权。这样,起义军便失去主动向农村转移的机会,陷入被动。

   12日中午,广州人民拥护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在丰宁路(现人民中路)西瓜园操场举行。张太雷等各界代表演说后,一致通过广州苏维埃政纲、政府成员名单和致共产 国际电。午后,张太雷偕共产 国际代表乘车返回维新路起义军总指挥部,途经惠爱路和大北直街交叉路口时,遭敌袭击,张太雷中弹牺牲,使广州起义失去指挥重心。

   12日,张发奎指挥江门、肇庆、韶关等地的3个师及珠江南岸的第五军,在英、美、日、法等国的军舰和陆战队的支援下,从南、西、北三面向起义军进攻。126时,第五军的两个团在“江大”、“宝壁”炮舰掩护下,由珠江南岸分两路渡江,向长堤发起4次冲击,均被起义军击退。公安局长朱晖日率部从堑口码头渡过珠江,3次向维新路冲击,也被起义军击退。上午,张发奎部周定宽团由韶关乘火车抵达西村,以一部冒充起义军,进入如意坊,袭击黄沙火车站。赤卫队死伤100余人,火车站失守。该团乘势直趋维新路,威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教导团一部由长堤驰援,将周定宽团击退。下午,周定宽团由西村出发,进攻观音山,经1小时激战,一部越过观音山,进犯吉祥路。叶剑英派副官陈赓率部增援。此时,徐向前奉命带领赤卫队由东山奔赴观音山增援。两支队伍并肩战斗,打退国民党军多次冲击,歼敌100余名,重新控制观音山。入夜,国民党军又多次进攻观音山,起义军伤亡很大,观音山至维新路的通道被截断,起义军与总指挥部失去联络。此时,国民党军援兵不断涌进市区,起义军的处境十分危急。

   12日黄昏,叶挺、聂荣臻登上永汉北路原财政厅天台,观察全市战况。鉴于当时敌军已包围广州,建议乘国民党军包围圈尚未合拢之机,将起义军撤出广州,转向农村。当日夜,由徐光英在起义指挥部主持召开军事会议(叶挺等军事指挥员没有参加),经讨论决定起义军立即撤退。教导团大部和警卫团、赤卫队各一部,向沙河方向撤退。

   13日上午,国民党军约4000人,分六路向尚未撤离的起义军围攻:第一路第五军600余人由金花庙横渡珠江,进攻西濠口;第二路第五军一部和第二十六师第七十八团由石围塘火车站渡江,攻占黄沙;第三路教导第一师第一、二团由士敏土厂渡江,进攻东堤;第四路新编第三师黄慕松团由猎德进攻东堤;第五路第二十五师沿广九铁路进攻沙河;第六路教导第四团由西村进攻观音山。国民党军炮舰发炮助战。仍分布在市内各要点的赤卫队员、革命士兵面对强敌,不屈不挠,浴血奋战。工人赤卫队队长石喜率领队伍坚守观音山中,子弹打完了用石头砸敌人;他身负重伤,最后抱住一个敌人一同滚下山去,壮烈牺牲。第四军教导团女子队班长游曦带领全班在珠江北岸天字码头附近,同数倍于己的敌人血战到底,除一人送信离开外,全部壮烈牺牲。起义军同英、美、日、法等帝国主义者支持的国民党粤系军阀张发奎等的军队进行了顽强战斗,终因寡不敌众,遭到失败。国民党军于1317时占领整个广州市区。

   从广州撤出的起义军,有教导团、警卫团、黄埔军校特务营和部分赤卫队共1000多人,经沙河到花县。16日各部营、连长举行联席会议,决定连同花县农民赤卫军共1400余人,整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师,推举叶镛、袁国平分任师长、党代表,下辖第十、十一、十二团。该师成立后,经龙门、紫金,于19281月到达海丰,与红二师会合,加入东江地区革命斗争;另有200余人撤往北江,在曲江加入朱德、陈毅领导的南昌起义军余部,后来上了井冈山;还有小部分人由香港转移到广西,于1929年参加了左、右江地区起义。

   国民党军占领广州后,对人民进行大屠杀,仅1618日的3天内,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被杀害的即达5700余人。周文雍和陈铁军后来被捕就义。苏联驻粤领事馆副领事哈西斯以下10余人亦遭杀害。

   广州起义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后,对国民党反动派叛变革命和实行屠杀政策的又一次英勇反击,是在城市建立苏维埃政权的伟大尝试。这次起义虽因双方力量对比悬殊和主观指导上的错误而遭失败,从而证明面对当时国民党新军阀在城市拥有强大武装力量并有帝国主义支持的形势下,企图通过城市武装起义或进攻大城市来夺取革命胜利是不可能的,但是,起义军和工农群众在起义中英勇战斗、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却给中国人民以极大鼓舞,保留下来的部分起义武装,随即成为中国工农红军的一个组成部分。

 

  广州起义组织领导及广州苏维埃政府组成人员:

  张太雷,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广州起义总指挥,苏维埃政府劳动委员、代主席。

  苏兆征,广州苏维埃政府主席(未到任)。

  叶 挺,广州起义军事总指挥。

  叶剑英,广州起义军事副总指挥,教导团团长。

  黄锦辉,中共广东省委委员,广州市军委书记。

  恽代英,苏维埃政府秘书长。

  黄 平,苏维埃政府内务兼外交委员。

  周文雍,苏维埃政府人民劳动委员。

  杨 殷,苏维埃政府人民肃反委员。

  彭 湃,苏维埃政府人民土地委员(赵自选代理)。

  陈 郁,苏维埃政府人民司法委员。

  何 来,苏维埃政府人民经济委员。

  聂荣臻,中共广东省委军委负责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